第188章 心虚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卫幽 书名:画春娇
    假山下确实埋着东西,但却不是什么宝藏财宝。

    而是一件沉寂多年的命案。

    若不是今日侯大小姐等人非要拉着薛琬过来,她看不到这假山,也许还记不起来有这桩事。

    她并不是执着的人,重生归来,也不当自己是救世主。

    但若是随手遇见的事,能管的,还是要管的,她认为这是对老天犒赏让她重新活一世的回报。

    人,还是要善良一点得好,因为不管你欠了谁,总会有要偿还的那一天,或早或晚罢了。

    魏玳瑁简直惊呆了,她没有想到侯大小姐等人居然这么容易就被忽悠了。

    很显然摄政王的宝藏不可能藏在假山之下,否则,来来往往那么多人,怎么可能就错过了呢?

    就算真的藏在密道里,这群天真的贵女怎么就能笃定她们就有足够的运气找到别人都找不到的密道?

    不过,这也正合她意。

    管家见这几位小姐居然要玩什么钻山洞的游戏,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但对方都是名门贵女,又给了足够多的银子,让他准备的东西,他还是准备好了送上。

    几个火把,一个打火石,一些干粮和水。

    他紧张地说道,“这地道我走过多次了,蛇虫鼠蚁甚多,而且都是毒虫,若是被咬一下,可是又疼又痒,要肿好些天的。”

    危险是没有危险的。

    但这些贵女多么娇贵,虫子咬开了她们漂亮的脸蛋,留下一个红点点,他这把老骨头也担当不起啊!

    侯大小姐哼了一声,“你这老头忒烦,我说了要下去,那就得下去,蛇虫鼠蚁怕什么,谁怕那些谁是小狗。”

    她心中暗想,里面的蛇虫鼠蚁她不知道,反正这会儿洛贵女的布袋中还藏着些蝎子老鼠。

    到时候,若是有宝藏便罢了,若是没有,就将那些东西都放出来,看不把薛琬吓出毛病来。

    一行七人齐刷刷下去,除了萧秀秀,居然没有一个人是真怕的。

    萧秀秀不敢在这帮皇城贵女面前露出怯意,就算心里怕得要死,也要逞强装作自己毫不在意。

    她一边顺着火把微弱的灯光往里面走,一边给自己壮胆,“唉,就是气味难闻一点,我可是一个老鼠都没有踩到/”

    话音刚落,只见她感觉到脚下有柔软的触感,一个激灵,便大喊大叫起来,“啊,有东西!”

    火把照了过去,并不是什么活物,只是一件破旧的披风,可能是之前哪位来玩时拉下的。

    侯大小姐便剐了萧秀秀一眼,“带着你可真是累赘,原本什么事都没有,都要被你吓出病来。”

    她冷哼一声,“洛洛,我们走,先去看看哪里有可能藏有暗门。”

    洛贵女便开头引路,一行四人先行离开。

    末来,侯大小姐还不忘记叫道,“你们三个胆小鬼,还不赶紧跟上来。”

    不一会儿,脚步声小了,应该已经走得远了。

    魏玳瑁低声说道,“我看这里都是直道,连个岔路都没有,若这是山洞,也太简单了一些。”

    她有些不得其解,“那从前来这里的人为什么都说这个山洞是多么可怖?我看,寻常得很嘛。”

    薛琬抿了抿唇,“恐惧源于未知,有时候不是真的有什么吓人的,而是你心里的恶障在吓人。”

    她忽然抬头指着前方说,“你看,那里有个穿着白衣裳的中年妇人,头上戴着一支锦凤钗,正在上吊呢!”

    话音还未落下,只见萧秀秀的脸色吓得惨白。

    她抱着头蹲在地上,“不,不要,不是我,不是我!”

    薛琬目光一顿,随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萧妹妹,你在做什么?”

    她掩着嘴笑,“我只是举个例子告诉你们,这里明明什么都没有,但只有有人动了花心思,随意编造一点东西出来,就能吓死人。”

    魏玳瑁哈哈拍手大笑,“可不是,萧妹妹就被吓坏了。”

    萧秀秀颤抖的身体这才慢慢平复,她心里懊恼地要死,但却不敢发作。

    只能干笑两声,“薛姐姐不要再开这样的玩笑了,我真的害怕。”

    其实她也并不是那么胆小的,只是薛琬说的那个白衣裳的上吊妇人,和自己记忆中那道影子实在太像了。

    人心藏着最大的黑暗和恐惧,她一时想到了过去,这才情不自禁害怕起来的。

    薛琬说道,“好好好,是我的错,我不该胡说八道的,我们继续往前走吧。”

    心里却在想,果然萧然母亲的死和萧家二房脱不开干系。

    甚至这个萧秀秀也是知情人。

    否则,为什么她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将萧然母亲的形象和死因说了出来,那萧秀秀就怕成这样?

    不是心里有鬼,是不会害怕鬼来敲门的。

    她打定主意,等会儿在送走这对兄妹之前,要好好诈一诈,若是能帮萧然查清楚他母亲真正的死因,那也算是他们朋友一场了。

    三人调整呼吸,打着火把继续往前走去,好不容易才追上了侯大小姐等人。

    侯大小姐瞪着薛琬,“你们做什么了,怎么来得这么晚?”

    她一双眼睛生得好看,眼神里却都是些怀疑和刻薄,“莫不是你们发现了什么?故意要躲开我们?”

    也是有这个可能的。

    毕竟摄政王的宝藏在这里这事,是薛琬说的。

    第一个知道此事的人是薛世安,那是薛琬的四叔,薛琬故意隐瞒下一些内情,那简直太正常了。

    毕竟那可是整个摄政王的宝藏呢,那么多金银珠宝,对谁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特别是穷得嘀嗒响的靖宁侯府,若是平白无故得了那么一注财,以后,那薛琬不是要横着走路了吗?

    侯大小姐越想越气不过,非要薛琬交代个清楚。

    薛琬无奈极了,“我若是想诚心隐瞒什么,也就不会告诉你们这件事了。”

    她摇摇头,“侯大小姐你想想看是不是这个道理?”

    魏玳瑁也说道,“不过只是个传说罢了,正好大家闲着无聊当个玩意儿冒个险,也就是你们当真事似得。当真无趣!”

    侯大小姐想了想,确实如此。

    她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那就继续往前走吧!”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画春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画春娇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