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大宝贝

    入夜的乌撒镇少有光源。

    即便是教堂的高塔,依旧至于几盏蜡烛,而阿塔尔为了不吸引怪物的注意力,也是早早的将其熄灭并且退回圣祠。

    高坡之上,只有祝觉和那从黑暗中出现的恐怖怪物而已。

    臃肿且长的诡异的双臂拖在地上,锐利的钩爪在地面留下一道道的沟壑,它的身形在黑暗中穿梭,像是个喝醉了酒的大汉左右摇摆。

    勉强能看处是眼睛退化后留下的眼窝不断的蠕动着,连带脸上那些褶皱,耷拉着的恶心皮肤也跟着颤动。

    “喂,都站在你面前还没找到目标,瞎的有些彻底啊。”

    祝觉手里上下抛投着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皱起眉头,稳住受到冲击的精神,将石头径直甩向正在空地上跟海草似的摇摆的怪物。

    而这个动作无疑是开战的信号,刹那间怪物的身躯有光芒骤亮,正如守备队长所说的,并非是多么耀眼或是炽热的光芒,更像是祝觉之前在迷魅森林当中看到的磷火。

    分明是光。

    却令人觉得阴沉与晦涩。

    噜~

    恶心的喘息声蓦然从身后传来,祝觉甚至没有去看前方那光芒消散后的景象便猛地抽刀向后劈砍。

    刀刃与钩爪交击,纯粹的力量的碰撞让祝觉迅速对这家伙的力量有所判断。

    15原鱼!

    还算中规中距,在祝觉看来实在称不上有多强。

    “闪现?怪不得能够直接出现在那些人的卧室,原来是能够跨越空间,能力倒是不错,不过也仅限于此了!”

    五年前的祝觉对付原生体深潜者便是碾压的结局,更遑论现在,比起思考如何战胜这怪物,祝觉其实有些羡慕它跨越空间的能力,咂咂嘴说道,

    “你早出现五年该多好,那时候我说不定还能尝尝你的进化之肉是个什么味道舌尖上的不可名状?”

    吞噬进化之肉来获得能力。

    这是五年前的祝觉真正压箱底的本事,也是他最大的秘密。

    现在的祝觉或许还可以这么做,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的体质并没有多大的变化,无非是原本体内的熊怪变成了银色念兽,而且变成了他的专属物。

    非要说的话他的精神甚至可以容纳或者压制更为强大的精神污染源怪物。

    可是当初在山谷中吃过一次亏的祝觉哪还敢这么做。

    他知道自己可以继续通过实用那些怪物的进化之肉来获取特殊能力,却也更加明白那种行为无疑是在往自己的体内埋炸弹。

    祝觉并不认为自己未来还能够“好运”的碰到那团弥漫整片天空的恐怖血肉混合体以及古老者们的水晶。

    当然,尽管当时的内心对这种行为多少有些排斥和厌恶,可真要是像如今这样,将体内的隐患尽去,再也无法获得那些能力,祝觉心底多少还是有些可惜的

    要是眼前这怪物知道祝觉现在想的是什么,恐怕下一次闪烁的时候应该在十几米外的地方。

    可惜,他不会有第二次闪烁的机会。

    眼中有银白色的光芒一闪而过,祝觉轻舒一口气,右臂肌肉倏然膨胀。

    一刀斩断臂膀。

    一刀砍飞头颅。

    望着颓然倒地的怪物,祝觉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淡。

    这些低级的精神污染源怪物实在难以提起他的战斗。

    赶忙摸了把头发。

    依旧茂密。

    提起的心这才落回肚子里。

    并没有立刻让守备队的人过来,普通人别说是战斗,恐怕冲上来看这家伙一眼都得出事,因此在战斗之前,祝觉就已经让他们早早的准备了大量的木柴。

    管杀也管埋哦,应该说管烧。

    祝觉以为这样有良心的人如今应当是比较少的。

    然而等他抱着大捆木柴重新回到怪物的尸体边上,动作却又停下了。

    别误会,并不是这家伙突然复活,消失在原地或是突然暴起反杀之类的事情,而是祝觉看着地上的尸体以及自己怀里的木柴,突然就想到了自己当初在容夏城看到的焚烧傀儡的场景。

    思维的发散让祝觉下意识的回忆起自己在那座城市里碰见的印象极深的事情。

    他似乎看见过那三个师兄妹使用了某种特殊的药剂,帮助他们在短时间内获得了深潜者的力量

    脑海中有灵光一闪而过,祝觉隐约觉得自己似乎抓到了某些关键,干脆就把木柴往地上一扔,坐回石头上思考,很快就有了头绪。

    进化药剂!

    那是洛华只要花费巨大代价后完成的研究,其成果在五年前的一场祝觉参与的意外中被义盟夺走,后续同样也因为秦成仁还有郜文两人的存在而被联邦政府获取。

    当时的祝觉对这种东西完不感兴趣,因为在心底认为这是他能力的弱化甚至是阉割版,毕竟他获取怪物能力的方法更简单粗暴,同时也更加的方便有效。

    况且他的身体在那时候很特殊,别说普通的针剂能否起效的问题,连精神中的熊怪对外来的药剂能量会否做出反应都是未知数。

    可现在情况变了!

    祝觉的精神意志与身体已经完恢复正常,在他不主动激活那些特殊力量的时候,他就是一个体格“比较好”的成年人,精神也没问题,这一点从他前段时间熬夜玩游戏就能看出来,直接检测精神状态的vr游戏眼镜认为他的精神简直好到不能再好。

    清澈10,这是祝觉色相的平均数据。

    这么说吧,这个状态比曙光城百分之95的人都要正常!

    当然,在怪物状态下依旧能让检测器爆表到直接联系怪物对策局的程度。

    自从祝觉拒绝通过吞噬获取进化之肉的力量后,他杀死精神污染源怪物再也不考虑切下它们头颅中的进化之肉,现在想来当时自己看不上的那种所谓的进化药剂完可以作为一个备用的选择,毕竟祝觉需要的只是这些怪物的能力。

    要知道这些药剂或许不能提供多大的力量加成,但对于祝觉而言,这些在五年后的今天得到多方势力承认的特殊药剂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实力掩护手段。

    以后不得不在人前显示力量的时候,他完可以用这种药剂做借口,理直气壮的来一句我就是借用的精神污染源怪物的力量,别人也没什么好说的!

    更何况五年前的进化药剂只能勉强做出原生体深潜者的进化药剂,谁能保证这五年来没有新的突破?

    这么一想,祝觉突然发现原来这些精神污染源怪物远比自己想象的更加有用。

    他面临的唯一的问题只是怎么让目前掌控着这种技术的人帮自己把药剂做出来而已说不定考古协会内部就有呢?

    看着地上的尸体,抽了抽鼻子,搓搓手,祝觉眼中蓦然生出晶亮的光芒。

    “嘿!你也没有那么废物嘛,至少还能给我提供些材料。”

    边说着边靠向怪物的尸体,抽出从食梦者那儿弄来的长剑,满脸的古怪笑容。

    这种肮脏的活计,自然不能让三日月太刀去做。

    新一天的黎明准时到来。

    漫天的橙红朝霞和深蓝色的天空交相映衬。

    祝觉仍旧站在那石头上,身前是一堆烧焦的木炭堆,周围则是围拢着守备队的人。

    “呵,当时的战斗,简直不要太危险嗷,那家伙的钩爪,都到这了,你知道吗,这!!!”

    梗着脖子,指着伤口,给所有人看喉结左边大概2长的划痕或者说是一道红印。

    “这怎么有些像是猫挠的我昨天手臂上也有差不多的伤口。”

    旁边的一个年轻人满脸诧异的说道。

    “你说什么!”

    祝觉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跳起来,上去一把抓住他的领口拖到柴火堆前,里边还有一个偌大的焦黑头颅,

    “你敢看着它的头说我这伤轻吗,早知道就不该帮你们,让你们这群家伙都变成它肚子里的玩意儿!”

    原本蹲在石头边上磨爪子玩儿的风铃这时候已经不知道蹿到哪去躲着了。

    “您别生气,我们知道您这次幸苦了,如果需要酬劳的话,我马上去镇长那儿帮您领取,这个数额绝对好商量。”

    “不要钱,我像是那种贪财的人吗?”

    一把揽过守备队长的肩膀,祝觉从怀里摸出一颗能量已经被吸收大半的蜂蜜色玛瑙石,低声说道,

    “我要这种宝石,你必须得想办法给我弄一点来,或者是别的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也行。”

    “我记得守备所的仓库里确实有些东西,要不您在这里等等?”

    杀人的怪物被抓住,守备队长确实想着感激祝觉,也没磨蹭,二话不说带着人清理完现场就回去拿报酬。

    然而等他把东西拿来,正压榨着阿塔尔仅剩的一些月光酒的祝觉险些把酒水喷出来。

    一颗拳头大小,半透明的破碎宝石!

    “只有这颗?”

    这颗宝石并不存在什么能量反应,满是裂纹的表面意味着它的价值也高不到哪儿去。

    大倒是够大。

    “守备队的仓库里只有这一颗,要不您在去看看别的,有什么想要的,直接拿走就是了。”

    队长的态度倒是诚恳,但祝觉暗戳戳的怀疑这个仓库里边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好东西。

    只好把目光重新放到这颗宝石上。

    他得想办法化腐朽为神奇!

    。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不可名状的赛博朋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不可名状的赛博朋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