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逃跑未果(四千字)

    还好刘猛给她脚下垫了东西,要不然想要逃出去可能要更费一番心思了。

    夏栀现在有点感谢沈**把她送到贵族学校了,她才有机会在那里学舞蹈,现在她的身体才能有足够好的柔韧度。

    也幸好刘猛和夏茉两人都太过于自负,并没有派人看着她,她才能有机会逃脱。

    悬挂吊着夏栀的横梁不算高,夏栀用力拽着绳子,努力的把腿往上翘,直到整个人变成倒立状态,她的脚终于勾到了横梁上,借着横梁的力量,她把被绑着的手送到嘴边,不一会儿就咬开了绳子。

    随后拽着绳子,翻身而下,落在了垫着她的破机器上,蹦了下去。

    夏栀弯着腰猫着身子挪到仓库门口,看着不停晃动的车子,眼底嫌弃鄙夷的神色不加任何隐藏。

    突然夏栀瞥见门口有一个女士手包,她蹑手蹑脚把包捡起来藏在怀里,退回到仓库。

    翻开包,才现这似乎是夏茉的手包,夏栀正准备扔掉逃跑的,看了一眼包中的手机,又瞥一眼晃动的车子,车门没关,她能清楚的听到那令人恶心的声音。

    巴掌大的小脸一副清冷的模样,眼眸里闪过一丝森冷的寒意,夏茉既然你对我不仁,那就别怪我对你不义了。

    夏栀抽出几张钞票揣进兜里,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在何处,没有钱就算逃出去也回不了家,拿着手机,小步挪动到车子附近,打开手机的摄像功能,对着摇晃的车子。

    r集团总裁办公室里,傅奕寒淡淡的看了一眼沙上泄气的莫逸辰,眼神再次挪到桌上的手机上。

    今天他总觉得心神不宁,无法安心工作,打开手机,点开定位功能,在看到夏栀的手机离她距离遥远的时候,墨色的眼眸猛然收紧,瞳孔紧紧的盯着手机上的晋城临界的位置,面若寒霜。

    “怎么了?”莫逸辰突然觉得温度似乎低了好几度,看着渐渐阴森的傅奕寒,神色警惕的说道。

    “栀儿的手机在晋城远郊!”

    “什么?她跑哪里去干什么?”

    傅奕寒没有回答,而是起身拿起衣服,只说了一声“走。”便出来办公室。

    “楚凌,去找安保公司,到这个位置找到栀儿的踪迹。”傅奕寒经过楚凌的座位上,冷冷的说了这一句话便朝专梯走。

    楚凌有些愣神,找夏栀?他刚才看到了那个位置好像是晋城的郊区,夏栀去那里了?

    “还愣着干嘛啊,快去啊,这两个不让人省心的女人都丢了,多带点人!”紧随其后的莫逸辰也似乎要进入暴走状态,偏偏那个粘人的女人也不知道去哪儿了,估计肯定是跟夏栀一起丢了。

    “是,总裁。”楚凌反应过来,赶紧拿起电话联系了晋城最大的安保公司,抽调了所有的安保人员,紧急赶往夏栀手机所在的位置。

    莫逸辰跟着傅奕寒一路来到傅氏集团,不解的问道:“来这里干嘛?难道是傅云霆搞的鬼?”

    傅奕寒冷着脸摇了摇头,口中吐出三个字“傅永城。”。

    莫逸辰才想起来刚才楚凌说夏栀跟傅永城在餐厅起了冲突,难道是傅永城?

    傅氏集团的前台一看两个英俊不凡的男人正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连忙起身拦了上去,语气还算得上恭敬,“两位,不好意思,你们找谁?”

    莫逸辰没想到这前台竟然不认识他,不认识他就算了,难道连傅奕寒也不认识?此时时间紧迫也懒得计较,“傅永城在不在?”

    “傅总监在,但是,你们有预约吗?”

    傅奕寒一听前台说傅永城在,二话不说就朝电梯大步走去。

    前台小姐一看这两人气场就不像一般人,想让两人等等她打个电话通传一下,又怕万一得罪了什么不得了的人物,不敢上前阻止,只得不知所措的站着看着两人上了电梯,一路直奔傅永城所在的楼层。

    心里不停的惋惜,自己刚刚找到的工作看来又要丢了!

    傅奕寒跨出电梯,直接走到傅永城的办公室前,还没等秘书反应过来便推开了房门。

    看到突然而来的傅奕寒,傅永城似乎并没有太过疑惑,懒懒的靠在沙上,摆摆手让傅奕寒和莫逸辰身后的秘书推出去,“怎么?r的总裁和总监一起来找我干什么来了?”

    傅奕寒的眼神犹如帝王睥睨天下般,“栀儿在哪儿?”

    “什么?”傅永城以为自己听错了,直起身,勾着嘴角邪魅的笑道:“你来找我问夏栀在哪儿?你还真是问错人了,我以为大总裁日理万机来找我是要谈什么合作呢!门在身后,慢走!”

    傅奕寒没动,脸上的神色却是越来越深,难道不是傅永城

    傅永城看着像一坨冰山一样的男人,耸了耸肩,懒懒的说道:“傅奕寒,虽然我对你所有的东西都有兴趣抢过来,但是那个干巴巴的凶女人,我还真是,看不上”

    傅永城拖长的腔调让傅奕寒更加紧张起来,看来不是傅永城,那这次又是什么人?

    难道,傅云霆?可是他似乎跟夏栀没有任何牵连。

    看来还是夏家那两个女人最有可能。

    傅奕寒没有犹豫,直接转身离开了傅永城的办公室,莫逸辰此时也没有主意,便跟着傅奕寒出来傅氏集团。

    傅奕寒出来后直接走到莫逸辰的银色跑车前,打开车门坐在驾驶座上,莫逸辰上了副驾驶。

    车子急加,一个甩尾驶进了车流中,傅奕寒扶着方向盘过一辆辆车,没过多久,车子停在夏宅。

    沈**正在家里急得团团转,给夏茉打电话也没有人接,直到佣人进来说傅奕寒来了,她才连忙藏起自己惊慌的神色,还没走到门口,就看到傅奕寒已经大步踏了进来。

    “栀儿在哪儿”傅奕寒眼神直直的盯着沈**,语气阴森。

    沈**隐藏的惊慌瞬间崩塌,却仍是不肯松口,结结巴巴的敷衍着,“奕寒啊,你你怎么来了?”

    傅奕寒没说话依旧只盯着沈**,可是莫逸辰耐不住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反正就是不愿再耽误时间。

    “你们把夏栀绑到哪里了?现在说还来得及!”

    然而莫逸辰的气场似乎远没有傅奕寒的强大压抑,只能冷冷的威胁道:“夏氏集团、沈家将永远不会出现在晋城!”

    沈**终于扛不住,犹如一滩烂泥一样瘫坐在地上,哭喊道:“我也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都是那个刘猛,是他把小茉和夏栀骗过去的,我现在也联系不上小茉。”

    沈**刚刚一直在打夏茉的电话,无奈一直没人接听,她很担心是不是刘猛起了什么狠辣的心思,若是在收拾了夏栀之后,再把矛头指向夏茉可就完了。

    她更后悔没有跟着夏茉一起去。

    现在傅奕寒找上门来,她连他们去的地点都不知道,她上哪儿去找人啊。

    “不知道?”傅奕寒声音清冷。

    “奕寒,你快去派人找找,小茉和夏栀都不见了。”沈**想好了她要把这所有的责任都推刘猛身上,就算找到了夏栀也跟她们没有任何关系。

    傅奕寒站在原地,眼底的眸光犹如黑压压的乌云无尽的汹涌着。

    几秒钟后,傅奕寒离开了夏宅,开着银色的帕加尼朝晋城北郊驶去。

    车子一路飞驰,窗外的景物飞的闪过,循着手机定位的痕迹,傅奕寒把车子停在夏栀的手机附近。

    两人下车,通过手机铃声很快找到了夏栀的手机和一些证件,旁边似乎还有6暖暖的手机和一些没用的化妆品之类的。

    “这看起来怎么像是抢劫啊,把值钱的都拿走了,把这一堆没用的扔了,不对,这手机怎么没带走?”莫逸辰收起6暖暖的东西,扔进车里。

    “手机容易暴露,丢掉最合适!”傅奕寒简单的低语了一句,上了车继续朝前开去。

    “叮铃”傅奕寒的手机响起,看到是楚凌的名字,他接通了电话。

    “总裁,有人说这附近有一个废旧的仓库,我现在正在朝仓库移动,位置已经给您了。”楚凌小声说道。

    挂了电话,傅奕寒看了一眼楚凌来的位置,距离他现在很近,稍稍放松了一直紧绷的后脊,用力踩了油门,朝破仓库驶去。

    楚凌吩咐莫二调取夏栀学校附近的监控才现中午刘猛把夏栀和6暖暖带到了餐厅,吃过饭后两人上了一辆出租车,那辆车拉着两人在学校里转了一圈,便一路朝北行驶。

    路上的监控时有时无,莫二只说大概位置就在这附近,楚凌没想到请的安保人员中竟然有熟悉这一片的人说着附近以前有个大仓库,不过好像是因为有毒气体泄漏,才导致这里现在荒无人烟。

    看来夏栀很有可能被带到了那个大仓库里,楚凌是徒步的,因为范围太大,所有人都分成小队进行地毯式搜索。

    楚凌加快脚步,朝着废旧仓库奔去。

    夏栀正蹲在驾驶座的车窗下,猫着脑袋皱着眉一脸嫌弃的看着手机里那令人作呕的画面,要不是为了制止以后夏茉无尽的陷害,她才懒得看到这种戏码。

    “刘猛”

    “小茉,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终于如愿上了你了,你放心以后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夏栀那贱人我会替你好好收拾她的,绝对不会再让她惹你不开心,嗯”刘猛趴在夏茉身上,用力的怒吼着。

    “嗯”

    夏栀实在不愿听夏茉的淫语浪词,看着手机里拍到的视频,关了手机猫着身子想绕过车子偷偷逃走。

    “叮铃铃”

    空旷的荒野外,这声手机铃声听起来格外的响亮。

    夏栀愣了一怔,手忙脚乱的拿出手机,现来电显示是妈妈,赶紧挂断了手机,起身要逃跑。

    夏茉听着近在耳边的铃声,猛然惊醒,推了推身上的刘猛,惊慌的说道:“刘猛,快,去看看,夏栀那小贱人还在不在。”

    正在这时,咚的一声响从车子附近传来,夏栀太过匆忙没看到地上横着的破木桩子,被绊倒在地上。

    刘猛连忙起身,提好裤子,忍着怒意,下了车便看到夏栀龇牙咧嘴的捂着腿正要逃跑。

    “站住!”刘猛毕竟是人高马大的男人,再加上夏栀腿疼,没跑多远就被刘猛拖了回来。

    此时夏茉也已经穿好衣服出来了,看着被拖在地上的夏栀,夏茉呲笑出声,嘲讽的说道:“夏栀没看出来啊,你还挺有能耐,把你吊起来你还能逃跑,看来我还真真小看你了。”

    夏栀双脚不停的在地上蹬着,虽然她中午的时候并没有喝太多,但是迷药的后劲让她几乎使不上什么力气,再加上刚才解绳子的时候已经用掉了所有的力气。

    现在的她只能任由刘猛把她拖回仓库里,再次绑了起来。

    这次刘猛没有在费劲把她吊起来,而是直接手脚绑在仓库的立柱上。

    夏茉抱着双臂像是看小丑一样的眼神看着夏栀,“跑啊,小贱人,怎么不跑了!”

    “夏茉你别太过分,夏爸爸不会放过你的。”

    “你要不提爸爸我兴许还能饶你一命,既然你提了爸爸,那就得多挨几鞭子了,谁让你明明一个遭人唾弃的私生子却霸占着我的爸爸。”

    夏茉伸手狠狠的掐着夏栀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娇笑着,“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以为我会怕?”

    夏栀的眼眸越来越阴翳,浑身都散着极寒的凉意,声音也是冷的渗人,“夏茉你还真是不要脸,什么人都能上,别忘了你可跟傅氏的二少爷有婚约在身,若是让他知道你在这荒郊野外跟别的男人苟合,你说他会不会饶了你?”

    夏栀冷笑一声接着说道:“听说傅二少人品算不上多好,当初你上赶着要嫁给他,怎么现在这么快就跟别的男人在车上他要是知道自己头上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估计你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吧!”

    夏茉从没见过这样的夏栀,阴狠、冷静,她的确有点惧怕傅永城知道这件事,随即转念一想,沈**说等回到晋城就解决了刘猛这个人,她就放下心来。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倾世暖婚:傅少,放肆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倾世暖婚:傅少,放肆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