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4章 累赘(四千字)

    不过这一次,似乎就算是他不来,可能这小女人也能自己逃跑了,不过会受到更多的磨难。

    看来,她并不是每一次都任人宰割,知道留下证据,拿住敌人的软肋,真是孺子可教,傅奕寒的嘴角微微勾起。

    每一次出事似乎都是他不在她身边,看来他只有把她一直带在身边才能真正保证她的安全,等解决了晋城的事,就带着她回美国。

    至于学校,不读也罢,傅奕寒这么想着也这么干了,为了保护她连她上学的权利都给剥夺了。

    夏栀这边还在自怨自艾的埋怨自己没能力保护自己,那边傅奕寒已经决定让她结束学业,跟在他身边了。

    “以后有什么打算?”傅奕寒轻声说道。

    夏栀愣了一瞬,不明白傅奕寒问的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厌烦了自己总是给她惹麻烦?

    见夏栀有几分迷茫,傅奕寒接着说道:“关于学业方面的!”

    “哦,还没有考虑,教授说我可以出国留学,但是还没有决定。”夏栀松了口气。

    留学不错,美国也合适,傅奕寒如是想着,“去美国留学吧,等这里的事情解决后,跟我一起回美国!”

    “啊?”夏栀睁大了眼睛,眼眸里有将信将疑的惊喜。

    “你现在的学校上不上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跟我一起去美国你不愿意?”傅奕寒轻声说着,嘴角微微勾起,这小女人似乎还在想着三年后的事呢。

    夏栀只是长长的哦了一声,没说愿意也没说不愿意。

    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在晋城第一医院,银色的跑车刚停在停车坪,黑色的商务车就跟了上来。

    傅奕寒扶着夏栀站在医院门口的台阶上,看着莫逸辰面带急色的抱着昏迷的6暖暖下了车朝他们走来。

    楚凌停好车也跟了过来,边走还边嘀咕着:“总裁这车都被你当跑车飚了!”

    傅奕寒心里清明,看来莫逸辰这次是真的动了心。

    他开的帕加尼跑车,并且比楚凌先走,而楚凌开的车偏重商务型的,度方面自然比不上跑车,可是两辆车却前后脚到了医院。

    可见,这车上的莫逸辰是有多急。

    经过一番检查,夏栀和6暖暖是因为喝了加了重量安眠成分的果汁才导致的昏迷,夏栀喝得少,6暖暖喝的量比较多才会一直昏睡不醒。

    夏栀的腿上和腰上都有轻伤,医生检查过后,吩咐在家里静养即可。

    6暖暖还在昏睡,医生为了防止出现紧急情况,把她安排在病房里,莫逸辰就只得留下来陪她了。

    夏栀回到家后才大大的舒了口气,看着自己这一身脏乱的衣服,蹬蹬蹬的跑上卧室,打算好好洗个澡。

    可是等脱了衣服,夏栀才仔细的看了看自己的伤口,顿时欲哭无泪,伤口淤青,虽然没有破裂但是突然觉得好疼,她这段时间还真是多灾多难啊,这一次连6暖暖都被她连累了。

    傅奕寒交待了佣人给夏栀做点吃的之后,便上了楼,卧室没有人,浴室也没有水声。

    卧室里铺着厚厚的地毯,以至于傅奕寒打开浴室的门,夏栀才反应过来,一只脚已经踩在浴缸里,转头迷茫的看着眼神越来越冷的男人。

    “啊!”突然想起自己什么也没穿,夏栀尖叫了一声,捡起旁边的衣服慌忙遮着身体,黑白分明的大眼眸左瞄右看想找个藏身的地方。

    可是似乎除了浴缸,根本就没有地方。

    夏栀扔掉衣服,窘迫的躲进水里,脸色绯红,“那个,奕寒哥哥,我”连说话都变得结结巴巴。

    傅奕寒原本脸色就不太好,在看到夏栀身上的伤痕时,怒气更加外泄,没有退出去反而直接走进来,蹲在浴缸旁边,眼神灼灼的看着她。

    夏栀看着近在咫尺的傅奕寒,能清楚的看到他墨色眼眸里自己的影子,可在仔细一看,她竟然看到了一片白色的肉。

    顺着傅奕寒的目光,夏栀低头看向浴缸里的自己,浴室里虽然氤氲着温热的气体,可是他就蹲在浴缸旁,夏栀能清楚的看到水里自己光洁的身体。

    那

    傅奕寒肯定也看得清了

    夏栀像顿时反应过来,连忙侧身蜷缩着身子,双手捂在胸前,“奕寒哥哥,我先洗个澡,马上就出去,你先”

    傅奕寒后脊紧绷着,滚了滚喉结,嘶哑的说道:“好,有事叫我。”

    说完,深深的看了一眼水中羞涩的小女人才起身出了浴室,边解着衬衫的领口朝次卧走去。

    夏栀也不敢再多泡,冲洗干净身上的灰尘,洗完头就出了浴室。

    湿漉漉的头披散在肩上,夏栀穿着睡衣,走到沙旁,看到桌子上放着她和6暖暖的手机和证件,还有另外一个夏茉的手机。

    夏栀拿起手机,打开视频,那种令人羞耻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夏栀慌忙关掉声音,正打算把视频送到自己手机里,突然瞥见门口立着一个人影。

    只见傅奕寒顶着微湿的头,站在沙旁,眼神意味深长的看着呆愣的夏栀。

    看着手上的手机,再看看门口的傅奕寒,夏栀脸唰的红到了耳根,“那个,我我不是,我没有看,我只是想把这个视频到我手机里”

    夏栀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早知道就明天趁他不在的时候再传了,现在好了,他不会是以为我脸都丢尽了!

    看着这窘迫的小女人,连耳朵都红彤彤的,傅奕寒嘴角微勾轻笑出声。

    傅奕寒从浴室的柜子里取来毛巾,在夏栀身边坐下,轻轻给她擦着湿漉漉的头,“先放着吧,下去吃点东西,好好休息会。”

    说着又拿来了吹风机,温柔的给她吹着头。

    等她的头差不多干了的时候,傅奕寒牵着她的手下了楼。

    载着夏茉和沈**,刘猛的卡车停在夏宅门前,车上的人员把刘猛抬到夏家的院子里。

    屋内的夏父听到响动,出来就见到沈**扶着夏茉颤颤巍巍的从卡车里爬了下来,院子里躺着个人。

    “你们是谁?这是要干什么?”夏父推了推脸上的眼镜,厉声问道。

    莫五走到夏父面前,站定,“夏先生,我是傅奕寒的手下莫五,这个男人伙同你的女儿下午绑架了你另一个女儿,总裁让我把他放在夏家,明天他回来亲自处理。”

    夏父听明白了,看现在的样子似乎夏栀出了什么事,“小栀呢,她没事吧。”

    “夏先生放心,小姐没事。”莫五说的面无表情。

    夏茉捂着脸走到夏父跟前,抽噎的叫了一声“爸爸”,很是委屈,“爸爸,我的脸好疼!”

    夏父刚才没太听懂莫五话的意思,看到夏茉的样子,有些着急的叫来了佣人,吩咐医生来家里。

    “不知道刚才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夏父看着莫五问道。

    “夏二小姐被夏大小姐和这个男人绑架了,被总裁救回来了,现在已经送往了医院,至于夏大小姐的伤是怎么回事,夏先生可以亲自问问。”莫五说完转身就朝院子里的刘猛走去。

    他看到刘猛似乎醒了过来。

    沈**把夏茉带到了客厅的沙前坐了下来,等着医生到来。

    夏父凝着脸,回到客厅,质问的语气问道:“小茉,你真的绑架了你妹妹?”

    “没有,没有,爸爸,我没有,我也是被骗的,你看,我的脸也受伤了。”夏茉慌忙解释着。

    “你的脸是怎么受伤的,说清楚,不要想着哄骗我。”看着夏茉的反应,夏父已经知道大概了,看来莫五说的没错。

    “爸爸,我我没有骗你”

    夏茉不停的哭泣着,说话也是断断续续,夏父盯着沈**,冷声说道:“你说,到底生了什么事?”

    “老爷,我不知道,我跟着傅奕寒去的时候就看到小茉的脸受伤了,老爷,小茉那么乖,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啊。”沈**战战兢兢的说着。

    “夏先生,你可以听听他怎么说的。”莫五拎着刘猛衣领,走进客厅,把他仍在夏父跟前。

    刘猛蜷着身子捂着肚子,莫逸辰那一脚直接踹的他差点没命,抬起头就看到夏茉挂着泪水看向他可怜的眼神。

    原本想要如实相告的话也说不出口,夏茉是思慕已久的女人,他更不是那种轻易移情别恋的人,更何况下午两人已经有了更深的关系,刘猛思虑一番才抬头。

    “夏先生,都是我,这所有的事都是我干的,是我被仇恨蒙住了心智,才会绑了她,跟小茉没有任何关系。”刘猛淡然的说道,仿佛这只是件普通的小事一样。

    夏茉的眼底闪过一丝得意的神色,眨眼间又变成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夏父有些疑惑的看着刘猛和夏茉,面目冷峻,站起身来,“我去看看小栀,明天让奕寒来解决这件事。”

    莫五拦住了他的去路,“夏先生,不必了,有总裁在,您请放心。”

    夏父想了想,觉得莫五说的是,就算他去了也起不了什么作用,还耽误夏栀休息。

    “莫先生,那这人就麻烦你看着了,我这就让人收拾了房子出来。”

    “夏先生不必麻烦,我在客厅叨扰一晚就行。”莫五要看着这男人,不能让他跑了。

    第二天清晨,天气有些阴沉。

    傅奕寒带着夏栀到了夏宅。

    刚走到门口,莫五和夏父就先后出来了。

    “总裁,人在客厅里。”莫五伸手示意了一番。

    夏父似乎没有休息好,脸色有些暗沉,看到傅奕寒身后的夏栀后,赶紧迎了上去,拉着夏栀上下打量,“小栀,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到底怎么回事,你跟爸爸说,爸爸给你做主。”

    “夏爸爸,我没事,先进去吧,一会就知道了。”

    若非夏父对她的养育之恩,她现在一点也不想踏进夏家的大门。

    这一次次的伤害,她再也不想对沈**和夏茉忍让下去。

    傅奕寒从头到尾都一直冷着脸,除了看夏栀的时候会带着一丝柔情。

    进了客厅之后,就看到被绑的结结实实的刘猛正躺在地上,脸色看起来还不错,并不像是担惊受怕的样子,可是在看到进来的傅奕寒时,眼神里猛然聚起惊恐的神色,犹如见到了地狱的使者一般。

    傅奕寒牵着夏栀坐在沙上,夏父坐在他的侧手边。

    “把夏大小姐和夏夫人叫过来。”薄唇轻启,冷冷的对着莫五吩咐道。

    莫五遵了一声是,便上了楼,丝毫不在意什么人的闺房男士止步,径直打开夏茉的房门把两人请了下来。

    虽然是请,可是莫五却一手拎着一人肩膀上的衣服,有点连拉带拽的带到了楼下。

    夏茉脸上的伤被医生包扎过了,沈**担心她出事,晚上陪在夏茉的身边。

    莫五的动作有点太过粗鲁,夏茉挣扎着怒吼道,“放开我,我是夏家的大小姐,快放开我。”

    夏茉被莫五猛然松开,后退了两步,看到夏父后,赶紧跑到了他身边,凄惨的呼喊着,“爸爸,救我!”

    夏父眼神微转,有些不舍又有些气愤,在没搞清楚事实真相的前提下,他不想让夏栀心伤。

    傅奕寒瞥了一眼夏茉,眼底迸出寒意,语气骇人,“夏夫人和夏大小姐似乎忘了我上次的警告!”

    沈**听傅奕寒这么一说,顿时吓了一身冷汗,唯唯诺诺的说道,“奕寒,没有,我们没有忘,这次的事真的跟我们没有关系啊,都是他”

    沈**尖叫了一身,伸手指向地上的刘猛,“是他害了小栀,我们小茉也是受害者。”

    傅奕寒冷哼一声,“夏夫人狡辩的能力还真是愈的好了。”

    刘猛在地上蠕动几下,支起身子,含情脉脉的看了一眼泪流满面的夏茉,才抬眼看着的傅奕寒,视死如归,“没错,是我帮了她,因为不甘心所以才想要教训教训她,跟她们没有任何关系。”

    夏栀看着刘猛,对于他的痴情甚至有几分感动,可是她看到了夏茉看刘猛那嫌恶的眼神。

    夏栀不想过多追究,这一次刘猛绑了她并没有对她造成什么伤害,似乎他也只是为了出出气,就算她明知道这件事就是夏茉指使,可是,看在夏父的面子上,她不想让夏父伤心。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倾世暖婚:傅少,放肆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倾世暖婚:傅少,放肆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