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延支山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文抄公 书名:问道章
    “找到了!”

    段玉策马狂奔,循着骑兵进攻时的马蹄印,来到一处。

    拨开草丛,顿时见得一个巫师,瘫倒在地,双目无神,好像变成了一个植物人。

    “果然那个巫师没有跟随骑兵一起行动,而是在半路就下马,将肉身藏了起来!”

    段玉见此,自然毫不犹豫地将其一刀枭首,顺带还有几只扑下来的灵宠乌鸦,一起送上西天。

    此人元神已经被重创消灭,残存的肉窍失去三魂七魄,过了七天自然会死,并且无救,杀了只是让他少受点苦头。

    “啧啧一尊修炼到元神驱物境界的真人,遗产一定很丰厚。”

    段玉毫不客气,上前摸尸。

    只是片刻后,却一脸晦气地起身:“这草原巫师是个穷逼,身上什么值钱货色都没有,也就一柄法剑略微有些看头。”

    元神修炼到驱物境界之后,也并非拥有神力,大多修士都会选择轻便合适的驱使之物,飞剑就是最常见的那一类。

    这个巫师却是个穷鬼,身上这一口法剑呈现出一种惨白的色泽,仿佛是用某种生物的骨骸所制,最关键的是还没有完工!

    否则的话,大战之时,他驾驭此柄白骨飞剑出阵,战力至少还能上涨三成!

    实际上,这位巫师也是倒霉。

    他是草原上一个著名的散修,好不容易渡过真火之劫,一身珍藏也去得七七八八,这才费尽心思地准备炼一口白骨飞剑防身。

    这飞剑材质难得,乃是一头草原大狼妖的铁骨,只是还缺几件极为珍惜的材料温养,方能大成。

    而北燕财大气粗,用一瓶千年雪莲水做诱饵,使其心甘情愿地被对方驱使一次。

    但就是这一次,反而送了他的性命。

    “这剑已经有七八成火候,接下来只要用千年雪莲水洗炼几次,再打入元神烙印,便可成就”

    段玉看着手上的玉瓶,勉强算是满意:“虽然是个穷鬼元神,还没有前世的自己富裕,但有总比没有好。”

    他回到马上,此时已经收拢了不少战利品。

    这数百人全灭,好东西自然留下不少。

    不过,能真正被段玉看上眼的,只有之前花四娘的那把黄色大伞,以及牛山木手里的神风弓!

    那伞用千锻弹钢做骨架,伞面用天蚕丝混杂着一头妖熊的皮毛鞣制,堪称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打开之后就是一面上好的巨盾,关键是重量极轻,只有十斤不到,绝对算得上一件异宝。

    至于神风弓更不用说,乃是三石的强弓,弓弦用一头巨蟒的妖筋制作,用时三年方成,射程远达三百步,在草原上遇到识货的土豪,说不定能开出数万两的高价。

    当然,让段玉有些发囧的是,这些都是他队友的东西!

    暗中用用还行,最好还是不要见光,否则难以解释。

    至于营地那里,经过他的打扫布置,反倒没有什么问题。

    纵然此世道门有着索魂之术,但被鬼切杀了的人,可是形神俱灭,什么都说不出来的。

    而没死在他手上的那些人,不,是魂魄,反而能为他作证,小段捕头绝对是忠心耿耿,奋战到最后的。

    甚至,此时草原混乱繁杂,高手都往延支山集合,等到北燕反应过来准备调查,七日时间早就过去,弄不好尸首都烂得只剩骨头了。

    不过,如果要配合他那套血战逃脱,许士龙不幸战死的谎言,手上那两件东西的来历就有些不好解释。

    否则,难道你一路突围,还有心思收敛队友遗物,一收还是两件?

    但这两样宝物实在不错,加起来说不定能卖个十万两,段玉舍不得放手,再说一路危险重重,此等利器大是有用。

    最后还是打定主意,等到延支山附近,再藏起来就是。

    更何况,纵然被发现了,也有嘴皮官司好打。

    毕竟,自己真的不是杀那两人的凶手,问心无愧。

    我队友视我为最后希望,将重宝托付,行不行?

    延支山乃乌延部圣山,祖陵所在,几乎每一代可汗与大祭司,都会选择葬身此地,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因此,乌延部金帐每年都会迁移到山脚下,进行祭祀与盛大的庆典活动。

    实际上,对于草原人而言,这座山更是具有重要意义。

    首先,这里出产草原上少见的木材,是制作弓箭与其它器械的原料产地此外,更是六畜栖息之地,出产重要的战马、军马最后,山上特产的一些胭脂草,是草原女人重要的染料来源。

    异世霍去病北击匈奴,便有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的匈奴歌谣传出,可见少见的山脉林地资源对草原人的重要性。

    正因为如此,在延支山之下,乌延部甚至还修筑了一个城郭,时刻留着一支五千人的部落看守。

    “终于到了,应该是九月二十,距离二十三的论道法会还有三日!”

    段玉遥望纵横数十公里的山脉,撇了撇嘴:“总觉得我有些天煞孤星的嫌疑,凡是跟我一起出任务的,很少有着善终,上次的董薛如此,这一次的许士龙,也是如此”

    他单刀匹马,行动反而更加自由,伪装成普通的草原牧民,略微绕了点路,反而似乎比其他人更早到达。

    只是来到此地之后,就有些抓瞎了。

    此次他只知道朝廷兵分三路,还有白毫山等为策应。

    但具体如何碰头,汇合地点在哪里,有什么暗语标志之类,都是许士龙一人掌握的!

    自己为了防这位金章大人设坑,直接送此人上了西天,固然不会中计,但也根本不知道该怎么与其他人碰头了。

    “特别是还有飞鱼二弟,也接了这次的任务,不知道军方高手会在哪一路?”

    九月二十三,原本是乌延部的黄城庆典之日。

    这一天,不仅乌延部大汗金帐会迁移至此,更会有着附近数百个中小部落前来集会交易,乃是一场盛事。

    只是没有多少人知道,同样在这一日,旁边的延支山上,会有正阳道主挑战乌延部大祭司,准备一战定鼎,逐鹿草原!

    说起来此时庆国与乌延部勉强算是盟友,但我可不敢将自己送上门去,考验这里面的友谊究竟价值几两金子不如以散修身份,直接上延支山,反正等到正阳道主大战大祭司之时,所有人肯定会跳出来的

    段玉望着山脉,若有所思。

    虽然乌延部说不定会封山,但那种程度的封锁,能挡得了普通人,可挡不住其它修行者。

    更何况,伴随着论道法会传出,两个呼风唤雨级别的高手死拼,早就吸引八方注意力,鱼龙混杂,最适合隐藏身份。

    便在这时,他眉头一皱,看向一边。

    在那里,两骑飞驰而来,身后还跟着十几个骑兵护卫,领头者光鲜华丽,应当是某个部落的贵人。

    乌延部是一个大部,首领称为可汗,也叫大汗,其下还有各氏族头人,除此之外,一些中型部落、小型部落也是依附于它而存在,年年上供,还要缴纳壮丁组成骑兵为宗主打仗,是为血税!

    其兵力以万骑为单位,一个万骑就是一万骑兵,乌延部有着十个万骑,因此称雄草原。

    此时,为首的两骑策马而过,忽然间有些吃惊,又调转马头,回望过来。

    段玉撇撇嘴,知道有麻烦了。

    他为了方便,身上作牧民打扮,虽然肤色有些不对,但涂抹层灰也没什么问题。

    而真正的牧民,在草原就是最底层,只比奴隶高点,甚至还不如贵人身边的奴仆,一般而言,见到部落高层,都是要跪伏在一边,让他们策马而过的。

    自己无动于衷,自然是大大的失礼,十分可疑。

    后面几个骑兵上来,看到他骑的马,更加惊讶了,用草原语问着:“你是谁?为什么看到高贵的呼延氏贵人还不行礼?”

    呼延氏是乌延部贵种,具体而言,就是皇家血脉。

    “看上我的马想抢就直说,何必整这些弯弯绕?”

    段玉听了,却是冷笑回答。

    他骑的马自然也经过千挑万选,虽然不是千里马,但个头高大,性情温顺,乃是上好的战匹。

    这样的马,纵然在战场上也不会惊慌失措,需要经过几年的训练才能得到,价值比普通的行马贵上十倍!

    这些草原人天天与马为伴,看到这样的好马,就跟看到绝世美女差不多,动心思是肯定的。

    “好大的胆子,我们是乌延部的金帐骑兵,你不像我们这边的人,肯定是外面来的奸细!”

    几个草原护卫对视一眼,围了上来,脸上露出狞笑:“正好伟大的可汗命令我们戒备外人,杀了你也是白杀!”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问道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问道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