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墨翟受难不辨是非 匪人来袭方识敌我

类别:mr007 作者:羲和晨昊 书名:武氏春秋录
    “夫君!你莫要是受了这两个贼子的诱骗!阿莎阿莎她昨天夜里便是受得他二人同伙的为难,险些是命丧于大寨的后山之上!而且那贼子竟还纵火烧了我们的后山!当真是罪大恶极呐!”

    柯迩遐义和柯尔震西听得此言,皆是大吃一惊只不过他们所吃惊的地方却是不尽相同。

    柯尔震西闻得此讯,便知定是那墨翟昨日私自下山之后,却又是落入了她们的手里若真是如此,那他们此时此刻的处境那就是极为艰难的了。

    而他的族弟柯迩遐义所惊讶的,只因是听闻神山失火,知道此事也是不小若真是与大兄有干系,便是极难与之回护!因此,柯迩遐义不禁是转过身去,与他大兄柯尔震西是惊语言道:

    “大兄!这!此事当真?!那神山乃是我僰人祭神之所!山林焚燃,乃是预示火神之临难!只怕是那火神要降罪于我们僰人!”

    柯尔震西知道这墨翟如今却是又捅了娄子,也知是定然隐瞒不过去的,便只得是先与他族弟暂且言道:

    “遐义!想来此间必然是有些误会的!那人确是与我二人是有些干系,但是大兄可以是以性命担保,此人绝非恶徒!既是如此,不如是带我二人一同前去对质!只待我等见得此人,一切便可水落石出!”

    柯迩遐义听了大兄如此说,却也是不信他大兄是会做出此等无理之事。但是与此同时,他也知道他那夫人九黎尤女,却也是不会如此轻易相信他们的。而且,倘若此时是与她明言劝谏,说不定反倒是要招惹其怒的!

    因此,柯迩遐义夹在中间是苦苦的寻思了一番,便又是与他夫人扯开言道:

    “那阿莎如今却是怎样了?!如今到底是要不要紧?”

    那九黎尤女听得夫君是如此问,却只是摇了摇头,略带忧伤的是与他回道:

    “自山中救回之后到如今却依旧是昏迷不醒!皆是怪那贼子!那贼子如今却已是被本姑给绑缚于祭台木桩之上,只待夫君到来,便将其是与那些牲畜给一并献祭!以宁息尤公火神之怒!”

    柯迩遐义听罢,却是大吃了一惊。这柯迩遐义深知,如今寨外情况紧急,外患深危。因此,断不能是再于此地内讧!

    “夫人莫要操之过急且待我等先是前去查验一番,再做结论不迟!”

    九黎尤女听得他的夫君竟是偏袒着外人说话,自是有些不悦。但是于此大庭广众之下,却也不想是太驳了他的颜面。因此,只得是勉强应允了下来。

    于是,柯尔震西和武维义便在那些僰人的“陪同”下,一路是来到了寨中的露天祭台。他二人是往祭台定睛望去,只见那祭台之上绑缚着的,果然就是墨翟!

    而墨翟此时,竟是与那些牲祭之物一起,被绑缚于木桩上。脚下则是堆满了柴草,一看便知是要将他烧死的架势。

    墨翟此时虽已是有些苏醒了过来,但或许是由于此前在后山之上,为了救得仰阿莎出来,却是使他拼尽了全力。因此致使他体内的蛊毒是又复发了出来,但见其脸上血脉竟是又呈出许多深色的线条来!

    “你们!你们快是将他给放了!我等可从未想过是要来与谁作难!却又为何是要如此戕害我等?!”

    武维义见得此状,也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想要对墨翟作甚!终于忍无可忍,不禁是与那柯迩遐义如是大怒言道。

    想他武维义与墨翟、柯尔震西三人,于来路之上却已是先替她们僰人解了一难,而如今又替她们是与那些夜郎匪人大打出手!

    然而这些僰人非但是不思回报,竟还待他们是犹如寇仇一般!如此敌我不分,是非不明的僰人,却又如何能让武维义是不闹不怒?!

    柯尔震西是立在他身旁,见他这般动怒却也是吃了一惊!自从是结识了武维义之后,柯迩震西倒还是从未见过他是像如今这般的激动但是于情于理,他却也是颇能理解武维义此时的心境便是一同是以僰语帮腔着怒道:

    “你们这些僰人,当真都是些不知死活的家伙!你们可知,倘若不是我等替你们解了此番的危难,你们这些人如今却早已是被寨外的那些夜郎匪人给结果了性命!哪里还能是在这里给我们摆出这些颜色来?你们这些人!如今却当真是恩将仇报!”

    九黎尤女听罢,虽是依旧是有些不明觉厉,但是想到他夫君今日领队走姻前来确是诸多不顺。非但是折了许多族人,而且还是染上了一身的血污因此自是不敢大意,便是张口与他夫君问道:

    “危难?!夫君!你今日领着族人前来,确是究竟遇到了何事?而此二人又口口声声的说是帮了我们,却又究竟是如何一回事情?”

    柯迩遐义原先却也是不想与她明说的,一方面是唯恐惊了夫人,另一方面,毕竟是他在外吃了败仗,颇是颜面无光!

    但是与此之时,却也是万般无奈之下,只得是将方才所遇之险情是一五一十的与她们众人是细说了一番。

    待他是把缘由说罢,寨中众人听闻过后却皆是一脸的惊愕之状尤其是他那夫人九黎尤女,听闻竟是那些夜郎匪人是要将她们是赶尽杀绝,却是不住的摇头,并且是一脸难以置信的喃喃自言道:

    “不!绝不可能!自大姐是去往夜郎之后,那夜郎乍部与我们僰人便是一直同气连枝的!而且那乍部的豪大摩雅邪曾也是亲口应允过的。只待是将来事成之后,便会于百濮之中划出一地,使我部族可重振九黎盛况!然而如今事业未尽,却是要这般卸磨杀驴?却是毫无道理的!”

    柯尔震西听罢,知道此事是非同小可,便是转头朝着他的族弟柯迩遐义看去。

    柯迩遐义见得大兄是以极惊异的眼神朝他看去,知道他定然如今是有诸多疑问。然而,柯迩遐义对如今的这些事情却也是闻所未闻的!更是对他夫人的这些言语是不知所云。

    柯尔震西见其族弟是一脸茫然,知其无用,便也是管顾不了那么许多,直接是与他那弟妇言道:

    “所以要本豪来说,你们僰人凡事皆是由女子执掌,毕竟还是短见!那夜郎乍部明摆着如今便是要过河拆桥,将你们这些僰人是屠戮殆尽!你竟还在这里是替他们回护!当真是死了也是活该!只是可怜了我那族弟,想当年可也是我白马氐中数一数二的豪杰!如今,却是要被你们这些女子的顽愚是给愚害致死!”

    正当他们是在言语之间,却只听得寨门前却是突然惊起一片骚乱来!

    “报!报巫主!门!门口来了一群夜郎人!不由分说便是手举砍刀冲入了大寨,并是与寨中的族人是杀到了一块!如今寨中守备与各寨前来走姻的男卫,皆已是悉数赶去,并是拼死相抵!”

    九黎尤女听得来报,更是一阵的怛然失色她无论如何也是料想不到,原来昨日被她放走的那些夜郎乍部的人,如今才是他们僰族真正的寇仇!想到此处,却是不禁令她懊丧不已!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武氏春秋录》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武氏春秋录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