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 降头师也不过如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行道迟 书名:九死医生
    虽然不知道对方的空间袋子到底有多大,但是上面隐隐地有符文流转,似乎是用一种神奇的异兽的皮毛制成的,倒也颇为特别。

    “难道是饕餮之皮毛?世上真有这种神奇的动物吗?”许卓心下狐疑。到现在为止,他见的最多的空间器物,就是用空间石炼制而成,比如他的空间手链,之前的空间戒指等。空间石是天地间的一种奇物,内蕴空间,稍加祭炼就能作为储物法器,唯一遗憾的是这种奇石相当珍稀罕见,尤其是品质高的,所蕴含的空间大的。其在修行界的地位相当于钻石在地球人类中的地位。

    但是,许卓也曾听闻,有用饕餮皮毛制作空间袋的,只是饕餮是神兽,比空间石还要罕见,现在几乎找不到了而已。

    “多半不是饕餮,要么就是饕餮的杂血后代。”许卓又仔细看了两眼,觉得对方的空间袋,里面所蕴含的空间绝对算不上大,又用智慧之眸仔细推演了一番,最终得出了较为可靠的结论。

    要知道,真正的饕餮神兽可是别名又叫狍鸮,只进不出,不管来多少东西,都能吃得下。它甚至能连自己的身体都吃光,只剩下头。神奇至极。即便是幽暗大陆那颗星球上,也少有传闻。

    面对对方的喝问,秦恬静耸了耸肩,非常无所谓地说道:“我真的送人了。不可能卖给你。”

    “那你送给谁了?”橙色僧衣骚包和尚追问道。

    “快说!”西装男也在一旁帮腔,态度嚣张。

    秦恬静不悦,皱眉道:“怎么能告诉你们?这可是我的个人**。抱歉,你们还是赶紧走吧,要不然我要报警了啊!”

    这时,外面的服务员也走了进来,劝说这三个泰国人出去,不要打扰客人用餐。可是,被那橙色僧衣和尚一挥手就赶了出去。

    “警察来也不敢抓我。也抓不到我!”橙色僧衣骚包和尚傲然说道。

    秦恬静蹙眉,很不悦,许卓却是不愿意她为难,当即说道:“秦小姐自然是送给我了,怎么,你们想要吗?”

    “许卓!”秦恬静看向许卓,冲他微微摇头,意思是让他别揽麻烦上身。这三个泰国人可不好惹。因为,秦恬静也看了出来,对方这般大模大样有恃无恐,肯定是有所依仗的。

    秦暮则仍旧醉醺醺地,嚷嚷道:“这三个家伙怎么还不走?真当这里是他们泰国吗?”说完,又趴下去睡了,很快还打起了呼噜,估计是真喝多了。秦恬静十分体贴地从椅背上拿起她哥哥的外套,帮他披了上去,怕他着凉。

    而在这个过程中,那三个泰国人都是狠狠盯着许卓看,尤其是那个橙色僧衣和尚,眼神锐利如刀,即便隔着墨镜也能感觉到其目光的犀利。他试图在精神上压服许卓,让许卓主动送上那个青铜铃铛。

    许卓自然丝毫不受影响,微微一笑,说道:“这就是你们的诚意吗?”

    “哼,你想要多少钱?超出三亿的话我们是没有的。”

    “三亿?是美元还是泰铢?”许卓挑眉问道。

    那橙色僧衣骚包和尚就看向了西装男,西装男一脸苦色,想了想咬牙道:“美元!”

    本来,他们先前是说三亿人民币的,但是被秦恬静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所以想当然地以为许卓也知道他们先前的报价,而许卓这时候还问这种问题,明显是嫌少。

    橙色僧衣和尚没有这么多钱,到最后,钱都要这西装男来出的,但是迫于这橙色僧衣和尚的压力,不得不出,所以就一脸苦瓜相。这西装男在泰国也是亿万富豪,但是凭白拿出三亿美元也是相当令人肉疼的。

    许卓哈哈大笑,说道:“那你们还真有可能买不起!”说着,就将那串青铜铃铛给拿了出来。却不是先前在秦恬静手里的那一枚,而是足足七枚,整个一套的手环铃铛。

    那橙色僧衣和尚立刻就瞪大了眼睛,惊讶叫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你居然凑齐了七枚青铜铃铛?天啊!”

    许卓耸肩道:“我早就凑了六枚,只差恬静姐的那一枚而已。一枚就三亿美元的话,那七枚可是足足二十一亿美元噢。哦,不能这么算,凑成完整的一套之后,价格可是要足足要再翻个七八倍的,嗯,那就算一百五十亿美元好了。你们真能出得起那么多钱吗?”

    这话一出,不仅那三个泰国人傻眼了,秦恬静也是瞠目结舌,万万没想到,许卓居然能开口开出这般逆天的价格。同时,她也很好奇,为何之前明明是一个青铜铃铛,许卓什么时候又凑够了六枚,还凑成了一套?还严丝无缝地接合在一起?若真的是如他所说,许卓之前就有六个的话,那她手中的那个还真的是与许卓有缘呢。

    “一百五十亿美元我是没有的。倾家荡产也拿不出来。”那橙色僧衣骚包和尚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道,“施主你若是识相的话,最好是三亿美元将这全套铃铛都卖与我,否则,你将大祸临头!”

    临了,似乎是怕许卓不相信,又格外强调道:“别不信老衲的话,这套铃铛非同小可,来历极其神异,现如今凑成了一套,不是你能掌控得了的。不卖给我,勿谓言之不预也!”

    那西装男却是反而放松了心情,因为,橙色僧衣和尚并未有答应许卓的那一百五十亿美元,那样的话,还不如要了他的命!噢,不,即便要了他的命也凑不了一百五十个亿啊,而且还是美元。

    “掌不掌控得了跟你们没有关系吧?所以,还是请三位哪儿来哪儿去吧!”许卓毫不客气地挥手逐客。

    “施主,你真不识相?那就别怪老衲不客气了!”橙色僧衣和尚怒气冲冲,一拍椅子扶手,顿时,那上好檀木制成的椅子扶手应声化作碎片,四溅开来。

    秦恬静惊叫一声,连忙往后躲去,心说警察怎么还不来啊。她刚才早就偷偷地进行短信报警了,警察说马上就到的。

    而外面的服务员估计也是早就报警了的。可奇怪的是,警察居然还没到。

    许卓面色一变,冷哼说道:“敢在我面前拍椅子,这样的人都已经不在世上了!”他说话之间,身形就动了,一闪之下,就冲出了门外。速度快到连这橙色僧衣和尚都没有反应过来。

    而许卓不仅仅是跑出去,在跑出去的过程中,还顺带拍了那个西装男和那个一直沉默不出声的便装男一人一掌,打得那两人立刻昏死了过去,同时骨头还断了几根。

    之所以将这两人打得昏死,是因为,他看出那橙色僧衣骚包和尚不凡,一会争斗怕波及无辜者,所以要先行冲出将其引至无人之地。怕自己和那和尚走了后,那西装男与便装男欺负秦恬静,所以顺手事先解决这两人。这两人未必会跟上来,也未必能跟得上。

    “好家伙,我道你有什么底气呢,原来是,擅长跑!”那橙色僧衣骚包和尚大怒,一把摘掉了那个蕴藏十足骚气的墨镜,纵身就朝许卓追了去,其速度竟然也丝毫不慢,一步跨出就是十余米远。他很生气,许卓居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溜了出去,还顺带伤了他的弟子和手下,这样的人好久都没有遇见过了。

    “能从老衲掌中逃走的人,也没有一个在世上!”那橙色僧衣和尚的声音传了过来,紧紧追赶许卓。

    “你追得上我再说!”许卓大笑道,身形如风。

    这橙色僧衣和尚的手段很是诡异,刚才,他从屋子里冲出来之前,就已经用智慧之眸看见,在远处的街道上,有警车朝这边驶过来,但是这和尚稍微弹了弹袖子,一个不经意的小动作,就有几只小飞毒虫从他的袖子中飞出去,在场的人除了许卓,谁都没有发觉,然后,很快,那些小飞毒虫就飞到了警车那边,然后过不多久,警车就自动停了下来,里面的警察个个晕倒,不省人事。

    这个降头师果然还是很有几分本事的。

    与此同时,那间包厢内,秦恬静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想走的吧,她哥哥又喝醉了,她一个人搬不动他。不走的话,这现场太狼藉,一会儿警察来了还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呢。赶紧拿出电话联系自己的人脉。秦恬静在京城经营多年,经常举办各种聚会,在商政两界还是有点能量的。

    “嗖嗖嗖~”

    许卓一跃三十几米,那和尚也不遑多让。事实上,许卓可是留了不少手段,否则的话,他只需一个御剑冲霄,顷刻之间就能将这泰国和尚给甩得影子都不见。

    两人一个逃,一个追,跑得比街上的许多汽车还要快,而且两人也很持久,“续航能力”也都相当强,不到四十五分钟,就来到了郊外的山区里。

    许卓停留在一个山坡上,扶着一株大树佯作休息,大口大口喘气,停了下来。之所以要装作累,自然也是为了麻痹对方。不想让自己的底牌过早地暴露。

    “小子,你跑啊,你怎么不跑了?”那橙色僧衣和尚跟了过来,离许卓十余米远站定,扶着一株大树,大口大口地喘气,他可不是佯装的,而是真的大口大口喘气,体力不支了啊。

    许卓呵呵一笑,说道:“有什么好跑的。”

    “是啊,有什么好跑的。”那橙色僧衣和尚也乐了,笑道,“你既然明知自己跑不掉,又何必跑了这么久呢?吃亏受累不说,最后还是要乖乖地听本座的话。”

    “老东西,你想多了吧?”许卓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人到现在为止,依然是一副自信满满胜券在握的语气与姿态,“难道,你从来没有想过,你的那点手段,在我面前根本不够看吗?”

    “笑话!先让你尝尝我降头的厉害!虫降术,给我淹没!”那橙色僧衣和尚一把揪出藏于僧衣里面的空间袋,猛地朝许卓甩了一把。

    顿时,一股一股黑云“嗡嗡嗡~”地飞了出来,是足足上千只毒虫,各种形态都有。一部分会飞,从天空中扑向许卓,一部分善爬,从草丛中飞速爬行,如海潮一般席卷向许卓,速度都相当快。

    许卓祭出飞剑,化作周天剑光,犹若一个光球罩子一般将他自己保护在内,毒虫便如扑火的飞蛾一般,纷纷坠落,但是却前仆后继,无止无歇。

    “居然是中华剑仙?呵呵,你以为仗着一口飞剑,就能抵挡我的虫降术吗?小伙子,你太天真了!若是没有三把刷子,你当我敢孤身一人闯到中华来吗?”橙色僧衣和尚大笑,抖动空间袋,放出了更多的毒虫,真不知道他那空间袋到底有多大,居然能装这么多的毒虫。他有一批精锐毒虫,咬死过不少中华异人。

    “当当当当~”许卓念头一动,拿出了那串青铜铃铛手环,催动法力,执在手中轻轻一摇,顿时发出了极度悦耳的声音。

    七个铃铛乱颤,声波传递开去,那些毒虫纷纷坠落,却是顷刻之间魂魄都给许卓的摄魂铃给拘禁走了。

    “咦~,这和尚果然有些本事,居然没受影响?”许卓看向那橙色僧衣和尚,见其嘴中念念有词,似乎在诵念什么经文,居然能将其魂魄锁定在身躯内,不被许卓给拘禁走。要知道,平常人的话只要稍微一摇就失魂落魄了。

    “你再强悍的本事,也要吃我的闷棍,不,是闷拳!”许卓除了飞剑之术厉害,神瞳之术厉害,一身体力可也是罕有人匹敌的,他收了飞剑,清喝一声,身形一闪就冲了过去,然后狠狠一拳,当空劈下,抡在了对方的脑门上,饶是对方也练过金钟罩、铁头功这类强横的外门功夫,也依然被许卓打得应声栽倒,头破血流,再也不省人事。

    许卓嘿然一声笑,先是将其空间袋给收了。然后法力涌入,轻易就抹除了对方的烙印,将这空间袋子给祭炼了,精神力探查进去,发现里面的空间确实不小,不过也算不上大,跟他的空间手链没得比,也就两间房屋的大小。不过,也算相当难得了。确信应该是饕餮的杂血后代皮毛所祭炼,还及不上空间石所炼成的储物法器。

    随后,许卓就施展神瞳之术,侵入了这泰国和尚的识海,搜索其记忆。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九死医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九死医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