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 两心相思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猫灯灯 书名:卿如春风来
    皇后有备而来,这句一道北去,其中的意思,可不只有让玉沁作为一个丫头侍候那么简单。

    沈清婉面上这一僵,没有让皇后错过。

    这一刻皇后心中的痛快,几乎是不言而喻。

    “本宫知道你是个好的,”皇后还在添油加醋,“更何况,若是有人能在远方替你照顾好太子,你在京中也可安心养胎,不是吗?”

    这话说的,就差没直说本宫故意往你丈夫身边塞了个如花似玉的丫头,就盼着你如今胎还未稳,最好能早些气出个好歹来。

    原本就已经分隔两地了,哪有孕妇能在知道自己丈夫身边有旁人的情况下,好好养胎的?

    沈清婉稳了稳情绪,笑道“多谢母后费心了,这等事儿原该儿臣安排的,得亏有母后记着。只是,委屈了玉沁姑娘了。”

    皇后一愣,这委屈从何说起?

    只是皇后不好问,只得言语上客气着“本宫的人便是你们的人,没有委屈不委屈的。”

    不过皇后没想到,也正是这句话,竟是让沈清婉方才还七上八下的心,顿时松快了。

    是啊,玉沁可是皇后的人,就算祁佑是个急色之人,那对手送来的,再貌美如花,也近不了他的身。

    更何况祁佑原就不是好色之徒,春风林那么多莺莺燕燕,也没见祁佑放在眼里。

    其实细细回想一番,沈清婉便知道祁佑的为人,和对她的感情,莫说皇后送去的心腹了,即便是个天仙,祁佑也未必会多看一眼。

    如此这般一想,沈清婉笑了笑,心中已然释怀了“玉沁原本在母后身边好好做着大宫女,往后怕是只能在东宫里做个端茶送水的丫头了,可不是委屈了玉沁。不过母后放心,既然是母后的人,儿臣们一定不会苛待她的。”

    皇后越来越觉得哪里不对劲,自己将玉沁送去祁佑身边,好歹也是个侍妾,怎么就成了端茶送水的丫头了。

    只是这会儿皇后觉得沈清婉不是在跟她装傻,就是在硬撑着面子。

    既然如此,皇后也懒得说破,只等着将来看她笑话。

    说不定这平和的表面下头,是何等的不安紧张。

    从永和宫里出来,沈清婉依旧是面色如常,等回到了东宫,她却是一手撑头,靠在了那里。

    春兰见状,走上前去为她揉着额角“可是皇后与太子妃说了什么,您看着脸色不大好。”

    沈清婉轻轻叹了一口气,其实早就知道会有今日,既然做了太子妃,这等为难也不可能只来自于皇后,更是天下人都看着。

    而在成亲之前,沈清婉也与祁佑说了,二人既是为了同一个将来努力着,那么这其中的一切,自然不是祁佑一个人承担。

    他在外面辛苦打拼,身为妻子,沈清婉自然不会让他顾此失彼。

    一个玉沁算什么,只怕如皇后所说,往后有的是人往东宫里塞。

    沈清婉能做的,便是替祁佑管好这个后院,再有,便是对祁佑百分百的信任了。

    “替我拿笔墨来。”思及此,沈清婉开口吩咐道。

    春兰一愣“太子妃您要笔墨做什么?”

    沈清婉轻声答道“给殿下写信。”

    春兰眨了眨眼,忙应下去拿了。

    对着雪白嵌金的信纸,沈清婉却是不知该从何写起。

    她又想叮嘱什么,又觉得自己写了便是不信他。

    犹豫再三,沈清婉动笔,只是轻描淡写地告知祁佑,皇后派了玉沁前去,以及有给他纳侧妃的念头。

    罢了,沈清婉将书信合上,封了口。

    春兰在边上等着,沈清婉看了她一眼,将信交给了她“把信给胜邪,让胜邪用最快的方法交给殿下。”

    “是,”春兰行了一礼道,“胜邪先前说了,殿下留了好些暗卫在京里,想来送个信定是有人能做的。”

    沈清婉点了点头,又撑着头开始闭目养神了“你去吧,我打个盹儿。”

    春兰不安地看了一眼沈清婉,转身便去找胜邪了。

    祁佑的暗卫各个轻功了得,沈清婉的信追上祁佑的时候,玉沁还远远没到他身边呢。

    才离京不久,就收到了沈清婉的来信,祁佑脸上的笑藏都藏不住。

    从前沈清婉可没有这么粘自己啊,莫不是有了身孕的缘故。

    祁佑正美滋滋地想着呢,打开信一看,却是当头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脸顿时就拉下来了。

    沈清婉的信再简单不过,仅仅只是告诉他皇后派来了玉沁,再顺口提了句准备给他纳侧妃。

    简单归简单,沈清婉言语之中,却是毫无情绪可言的。

    祁佑知道,沈清婉肯定心里不痛快,可是就为了让自己放心,硬是忍着,一句叮嘱都没有。

    祁佑深深吸了一口气,原本分隔两地,已经是两心牵挂了,皇后如此这般,无非是为了动摇他们二人的关系罢了。

    只是难为了沈清婉,身在京城乱局之中,怀着孩子,还要操心这些。

    祁佑想了想,吩咐手下人准备了笔墨,当即便给沈清婉回了信。

    “将这信送到太子妃手里,”祁佑对着来送信的鱼肠吩咐道,“越快越好。”

    倒不是有什么要紧事,只是想让她早些安心。

    “是。”鱼肠抱拳应下,转身就走了。

    看着鱼肠远去的背影,祁佑叹了一口气。

    总有些顾不到的地方,唯有坚守此心,和做到能做的一切。

    婉儿,等我回来。

    京城,数日后,沈清婉刚从皇后宫里请安出来,才回到东宫,便有宫女送上了祁佑的回信。

    沈清婉一愣,倒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收到回信了。

    这封信拿在手里,明明只有两张雪纸的重量,此刻却是沉得很。

    沈清婉只觉得心口扑通直跳,脚下更是灌了铅一般。

    一行人将她扶到了宫中,所有人都退下了,沈清婉这才打开了信。

    祁佑先是寥寥几笔,让她放心,他会提防玉沁,不会让皇后的人近身。

    随后还是叮嘱沈清婉千万保重自己,他一定归心似箭,早些办完事儿就回来。

    末了,祁佑说道,以免相思之苦无所寄托,他每日再忙,也一定会抽出时间给沈清婉写信,每日一封,绝不间断。

    。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卿如春风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卿如春风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