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 香煎河豚肝 (2/2)

    这样就算完了?

    蔡重九很想站起身仔细观看,想想自己的主评委身份,最终只能暗叹一声,又坐了回去。

    老头儿的好奇心现在比三岁顽童还要旺盛。

    因为年老眼花,他可不比犬养静斋看得清楚,只是见周栋埋头在水台里迅速操作了一番,

    这也就罢了,这小子还招上来那对苏家活宝,扛起个大盆对着河豚肝就是哗啦啦的一通冲洗。

    这样做出的河豚鱼肝,能吃麽?

    蔡重九认为自己是颗能活一百五十岁的长寿种子,可不想因为一道美食过早的‘夭折’。

    犬养静斋看了看时间,这才过去了十几分钟而已,自己的河豚肝还要泡制许久,人家却已经准备要下锅了?

    此刻他心中无比紧张,若周栋不借外力药物就能去除河豚肝中的剧毒,那也不用比了,傻子都知道中药汁泡过的河豚肝是什么成色,又如何比得过新鲜货色?

    “取平底煎锅,不要给我那种不粘锅,就要铁制的,放几片肥豚肉进去,炼些豚油出来,等熟锅后倒掉,再重新炼制。

    还有,厨区备用的红酒虽然是ao级别的,出品的酒庄却最多只是二级,

    见文你去问问组委会负责提供食材的人,有没有顶级的拉菲?

    别拿82年的拉菲来搪塞我!

    那可不是评分最高、口味最纯正的顶级拉菲,根本就配不上这块河豚肝!”

    周栋一面将河豚肝拿在手中细细冲洗,不惜耗费大量赞赏值施展传说级洗菜技能,为其提升着品质,一面对吕绿馨她们发出指示。

    这可不是他故意显摆主厨的身份,

    河豚肝可说是‘成也毒血、败也毒血’,如今肝中毒血放尽,如果没有传说级洗菜技能维持着,只要稍稍离开他的手,品质就会立即下降,他是绝不允许这种情况出现的。

    他准备做的是‘红酒香煎豚肝’,做法与‘红酒鹅肝’差不多。

    为此周栋昨天可是做足了准备工作,硬是拉上怀良人去了香江的一家法餐厅,逼着老怀亲自下厨做了这道菜。

    被临时拉壮丁的怀良人不仅没有不满,相反还非常得意,

    老周果然还是识货的,轻易不吃西餐,吃就必须吃我这个天才的出品,真是太开心了!

    这位连跨国集团总裁都不爱搭理的米其林三星大厨硬是为周栋系上了围裙,证明自己是个‘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优质青年。

    可到了最后问周栋味道如何,好悬没把他给气昏过去。

    “还行,如果改良一下就更好了,嗯,就凑合着吃吧”

    “你妹的凑合着吃啊,姓周的你给我说清楚!”

    当晚怀大厨就失眠了,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琢磨,这家伙说的莫非是真话?

    或许我这道‘红酒香煎鹅肝’真有可以改良之处?

    却哪里知道周栋所说的改良,是针对‘红酒香煎豚肝’而言,比起鹅肝,河豚肝更是细嫩无比,火候掌握方面自然有所不同。

    ‘河豚圣手’作为单项高技,本来是无法在造化厨房中进行练习的,不过练习、改良煎鹅肝却不会引发系统的逻辑悖论,周栋昨晚可是在造化厨房中苦练了‘七个月’,如今不仅处理鹅肝是顶级水平,处理起河豚肝来也是得心应手。

    比起用白葡萄酒,用红酒制作河豚肝对酒的品质要求更高,所以周栋才会说出82年的拉菲都配不上这块河豚肝的‘狂言’。

    其实这就是矫情,无论是厨艺到了他这种程度、还是会吃到了一定程度,都免不了会变得矫情挑剔,成为厨师们眼中最可恨的人!

    “82年的拉菲?”

    美女主持先是听的满眼都是小星星,等听到周栋连82年拉菲都瞧不上了,顿时芳心更许,看看人家帅哥厨师,什么是品味?这就是!

    “周周选手,82年的拉菲都不行啊,那您想要什么年份的?”

    “哦,这个麽”

    周栋示意吕绿馨先暂时停下来:“拉菲中综合水准最高、评分最高的其实不是82年的拉菲。

    沉放在橡木桶中,一睡就是半个世纪的59年拉菲才是最顶级的,当然这种珍品估计你们也没有,那就2016年的拉菲吧,它其实比82年拉菲的品质更好,而且更便宜些。”

    82年拉菲名气很大、价格昂贵,其实在拉菲中的评分并非最高,至少有十个年份的拉菲都要强于它,其中又以59年和2016年的拉菲评分最高,分列一二名。

    “16年的?听起来应该不贵,不过,我们并没有准备这个年份的拉菲啊。”

    美女主持从耳麦中得到了组委会有关人员的回答,替周栋感到非常遗憾,帅哥厨师这么有品位,真是被这届组委会给拖累了!

    “老周,没看出来你是越来越矫情了啊,弄个河豚肝而已,居然还要16年甚至是59年的拉菲?

    行,算你有品位,也有运气。”

    怀良人笑着从观众席上站起来,手中托着一瓶红酒:“要说这16年的拉菲也确实不错,可它还是配不上你周大厨的身份啊。

    我手中这瓶就是59年的拉菲,存世已经不多,在英国最顶级的拍卖行曾经拍到过三万英镑!

    本来呢,我是想用它庆祝你胜利进入决赛的,现在给你当辅料用,倒是刚好。”

    周栋一笑:“老怀,客气了,这酒可不便宜啊。”

    “哈哈,钱算什么?

    关键是这种等级的好酒,必须遇到懂酒的人才值得打开,你这家伙还算不错,勉勉强强符合我的要求。”

    怀良人得意笑道:“不过我可有个条件,组委会必须同意我做你的试毒人,否则还是让他们去找拉菲吧”

    “要做我的试毒人,就不怕被毒死?”

    “不怕!我最怕是吃不到59年拉菲和顶级野生河豚肝做成的美食,那才叫死不瞑目。”

    “怀大厨,你的意思是要抢我的东西了?”

    吕绿馨很是不满地盯着怀良人,这道河豚料理可是只有婴儿拳头大小,评委席上三十双眼睛都盯着呢,现在连姓怀的都要插一脚,自己岂不是连试吃的机会都没了?

    这不能忍啊!

    怀良人也不理她,在美食面前可没有女士优先的说法,周栋用这等顶级食材和美酒做出的‘红酒香煎河豚肝’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可遇不可求的绝世美食,这要是错过了,他会后悔一辈子!

    为了这一小口河豚肝,自命绅士的他可以跟吕绿馨这个‘弱女子’打一架

    没等怀良人走上赛台,组委会已经同意了他的条件,周栋和怀良人两大厨界天才一个做一个尝,本来还有些担心的‘安人员’们此刻已经完放下心来。

    周栋接过怀良人手中的59年拉菲,微笑道:“呵呵,好东西啊,那就多谢了,

    吕砧头,起锅,炼油!”

    吕绿馨也是老手,迅速加热了平底煎锅,倒入小半杯纯净水和周栋之前留好的豚肥,开始熬炼豚油。

    这可是用顶级野生河豚的鱼膘炼油,若非这条河豚鱼正在孕期,那是想都不用想的,

    随着豚肥在锅中渐渐化开,顿时一股奇香弥漫开来,

    无数评委和选手,只觉仿佛有一只由香气组成的无形大手,正在从头到脚、缓缓抚·摸、慰·藉着他们。

    好感动啊。

    好馋哦。

    这么小的一块河豚肝,到时候我能分到多少啊?

    评委们彼此相顾,只觉身边同伴从没有这么可恶过,怎么看就怎么来气!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是勤行第一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是勤行第一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