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50章 我想要的……

    丛刚抬起头,眺望着远方。

    蔚蓝的天空中,飘浮着棉絮一样的白云。朵朵的柔云悠哉悠哉的随风轻曳着,或浓或淡,时不时地变换着它们喜欢的形状!

    到是悠闲惬意得很!

    封行朗此刻的耐心并不好,焦躁和愤怒在身体里堆积。他在等待丛刚的答案。

    既然丛刚没有让柯本回避自己,那便是做好了要作答他疑惑的思想准备。

    只是不知道他是想跟他示威呢?还是在警告他?

    “柯本是我徒弟。”

    良久,丛刚才淡淡的浅吁出声。

    “什么?柯本是你徒弟?你刚收的?”封行朗嗤声冷哼。

    丛刚收敛起眺望的目光,侧眸轻睨了一眼隐忍着怒火的封行朗,淡淡道:“一直都是!”

    “一直都是?呵呵!你竟然把自己的徒弟安插在河屯的身边这么多年?丛刚不,足智多谋的颂泰先生,你可是下了好大一盘棋局啊!”

    封行朗嘶哼着每一个字眼,他冷不丁感觉眼前的丛刚原来早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丛刚了!

    “封行朗,你可比我想像中的还要激动呢!”丛刚端起茶水杯浅抿了一口后,才淡淡的轻哼反问:“柯本是我徒弟,同样也是河屯的义子,这有问题吗?只不过是他的双重身份而已!就好比:河屯曾经是你不共戴天的

    仇敌,现在却成了你孝敬着的亲生父亲!其实,这并不冲突,也不矛盾!”

    丛刚的解释,以及他打的比方,封行朗似乎已经听不进去了!

    被欺骗了的深深沮丧和愤怒涌上心头,封行朗的双拳握得咯咯作响。

    “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包括你假装被柯本伏击成了河屯的阶下囚,再逼迫我向河屯开枪?”

    封行朗低嘶着,从胸腔里迸发出来的怒意,将他的整张俊脸扭曲。“原本,我是想成全你这个大孝子的:由我来向河屯开枪,然后让你痛恨我!以你们一家合合美美的大团圆作为结局!但后来吧,我还是觉得这一枪由你来开更合适一些!

    因为性质不一样,意义也不一样!”

    丛刚深睨着封行朗,淡淡的勾唇微微一笑,“还好,你没让我失望!”

    “呵呵呵!”封行朗又是两声冷意的哼笑,“丛刚,你还真会替我着想呢!”

    这反话丛刚是听得出来。他没有接话,只是回过头去正视着前方。

    “那你接下来想怎么着?让柯本暗杀了河屯?”封行朗低厉的追问。

    “是呢我怎么没想到呢?!”丛刚涩意的干笑了一下,“要是早在十年前让柯本暗杀了河屯封立昕也不会被大火烧得那么惨了!还有你封行朗,更不会被河屯打断了腿,放掉了血,还差点儿被制成

    了木乃伊!”

    “行了丛刚!能别提过去那点儿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么?!”

    封行朗不耐烦的打断了丛刚的述说,“说说你接下来想干什么吧!你是想让河屯对你俯首称臣呢?还是想让我对你俯首称臣?!”

    “这么快就父子同心了?”

    丛刚斜睨了封行朗一眼,“不奇怪!毕竟你身上还流着他河屯的血呢!再怎么说,这血终究是要浓过水的!”

    封行朗的脸庞扭曲得有些瘆人。似乎隐忍着某种怒气却又无从发泄。“我不欠河屯的!从来都不欠!我之所以原谅他,并不是因为我身体里流着他的血,反而那是我的耻辱!在我心中,我依旧是封一山的儿子!即便他一直虐待我,无法接受

    我!”

    封行朗仰起头努力的平复着心绪,“丛刚,你应该懂我的!”

    “别别抬举我!我是真不懂你!”

    丛刚侧眸看向自我剖析中的封行朗,“其实也挺简单的:你去跟河屯讲,柯本是我徒弟,让河屯杀之而后快,问题不就解决了?!”

    “”有师傅这么出卖自己徒弟的吗?还是这条一直在扮猪吃老虎的毛虫子在试探他封行朗?

    “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东西就随他去吧!现在的申城,可是你我的天下!”封行朗淡声道。

    “我要这申城干什么?”

    丛刚冷涩的哼声,“我可没你那么大的野心!我就想每天品着茶看着这风景,如蝼蚁一般的得过且过、混沌而终!”

    真是这家伙的肺腑之言?又跟自己玩虚头巴脑的东西呢!信他就上当了!

    “那我就陪你品茶,陪你看这风景!”

    配合上虔诚的动作,封行朗端过丛刚喝剩茶水杯一饮而尽。

    说真的,即便知道封行朗是虚情假意的,但听着还是会让人心生悸动。

    “用不着这么低姿态的委曲自己吧?”

    丛刚浅眯着眼眸,似笑非笑的看着封行朗:“你要是想求我放过河屯,直说就行了!我又不会逼你下跪来求我什么的,你怕什么怕啊!”

    “下跪算得了什么?只要丛大爷您乐意,我随时满足您的这个嗜好!”

    封行朗的那张俊脸笑得好不灿烂。

    “我现在就挺乐意的”丛刚面带笑容的看着满嘴跑火车的封行朗。

    “那在下现在就给丛大爷您跪一个?”

    封行朗躬身上前,支撑在藤椅的边沿上,然后慢慢的贴近某人的那张脸,“你说我跪在哪里好呢?”

    丛刚避无可避,嗅了一肺他的气息:“今天就算了,等你下次带上儿子再来给我行此大礼吧!”

    “毛虫子,你敢再作妖,我就把你扒了光丢在市中心的步行街上,然后让所有人观摩!”

    “就凭你?”

    丛刚刚要正过脸来,却擦碰上了封行朗的鼻间,便又侧了回去。

    “还真以为老子对付不了你呢?丛刚,老子既然能让你生,也就能让你死!”封行朗发狠的低嘶。

    “你想要我的命现在就是个机会!”丛刚平淡的接话。

    “丛刚,老子是真心拿你当兄弟当挚友的!你这么玩弄欺骗老子,很有成就感?”

    “我跟柯本的关系早在你出现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又何来欺骗一说?”

    封行朗紧紧的盯视着丛刚那双凌乱得无处避让眼眸,沉声从菲薄的双唇中溢出一句话来:“老子信你了!”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专属偏爱:冷少情定宝贝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专属偏爱:冷少情定宝贝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